非常了得

为什么我非常喜欢看非常了得?

其实就孟爷爷主持的节目看来,非诚勿扰的知名度也远远超出了非常了得。
另外,就郭德纲来说,在看非常了得之前,对他印象并不深刻。

最开始听说郭德纲,我记得是从同学口中知道的,那时候的印象他就是个说相声的,好像说的还行,但我一段都没听过。

后来在网上看见这个叫郭德纲的人与周立波对骂,骂记者是妓女,绞进师父的遗产纠纷。
偶尔在朋友同学的调侃中听到了郭德纲相声的片段,比如「太快了,飙车啊」。

孟非也因为非诚勿扰刚小有名气,与乐嘉经常进入些娱乐头条。不过那时候我也是一集非诚勿扰也没看过。包括引起全国关注的马诺,宝马和自行车。

再后来,听说这两个与我生活毫不相干的人要一起做个节目。生活继续,仅此而已。

后来又过了好久好久好久,久到我也不记得有多久了。

人生际遇总是无法预料。

每年总要回老家两三次,每次都要单程八个小时。
实话讲,这八个小时是人生中最漫长的,归途总是如此。

之前都是想尽各种方法「熬」过这八个小时,最后修成正果。
终于,有一次出发前经过各种机缘巧合,在手机上下载了满满的非常了得,可能当时觉得两个光头也许会有点意思。

结果,这次的归途成为了人生中最轻松最快速最开心的一次。
一路上乐的对面的哥们直发毛。
我从来没看过这么无节操的节目。
存货都没看完就到目的地了。

文豪们总是擅长用悲剧抓住人心。其实快乐亦会成瘾。
此后一集不落。

非常了得的收视率也慢慢开始飙升。
如果故事继续这么下去,总是太过于平淡了。

也许是stakeholders觉得非常了得不温不火下去没多大意思,做出了一个非常失败的决定。
非常了得改版了。
现在很难说改版到底是成功还是失败。
但此前老孟就开始尝试突破。
总是特意打扮的与非诚勿扰不一样。
也许非诚勿扰压力太大,老孟便将非常了得当作减压阀。
非常了得的改版与老孟也脱不了干系。
刚改版的几期老孟与老郭玩的是特兴高采烈。
可惜,观众不买账。从此非常了得收视率跌出榜单。
也是因为这样,节目时间也被调整到非黄金时段。
越做收视率也越低,眼看节目也危险了。

就算全世界都抛弃了你,我也决不放弃。
如果故事没有转折,又会变得无趣。
改版之后追看非常了得只是不忍心放弃带给我这么多欢乐的节目,
权当是个纪念。

又改回原版了。
这种震撼是很难描述的。
从小到大,总是会亲眼看着喜欢的东西慢慢逝去。
玩具会慢慢零碎,衣服鞋子慢慢变小,再也无法见面的玩伴,无比熟悉的小花园,还有默默或者非默默喜欢的人,总是有人叫它物是人非,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你永远无法挽回这一切,注定只能向前看。
玩具坏掉了,你却拥有了ipad,衣服变小了你有了满衣柜的名牌,儿时的玩伴有了新的朋友,你也有了一帮新的哥们,记载你童年时光的老房子已经盖上了新楼,喜欢的女孩子也许已经结婚或者正要结婚,你也正讨着别人的欢心。
但假如可以挽回一切呢。
我想,每个孩子心中总有希望将时间停滞的愿望。习惯了喜新厌旧的,也就是长大了的。

我也觉得非常了得不过是又一件随着时光逝去的东西,无法阻挡,早晚会习惯有另一个东西代替它。just move on。
它却那样的又回来了。
承认自己的失败是需要很大勇气的。
能勇敢面对自己的失败并且昂首继续走下去的,已经是非了得之人。
这点上,我特佩服老孟。
改回原版,无论是谁拍的板,老孟其实也是不服气的。
刚改回来的那期,言语里带着稍许的抱怨。并且在之后的几期死气沉沉,毫无干劲。
形象也保持了和非诚勿扰一致,不再尝试创新突破。
但是从此他也对非常了得认真起来,不再是玩的心态。
就这么回来了。

柳岩与非常了得也脱不了干系,看非常了得也与她不无关系。
她就是逝去了的那部分。时光停滞已不易,逝去之物又复来,总要知道满足,因为时间的威力谁也无法阻挡。

从那以后,看非常了得不仅是为了欢乐,更是珍惜失而复得的感觉,这次,时间啊,我暂时赢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