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德尔的哥德堡变奏曲

人生中第一次听说哥德堡变奏曲,是通过汉尼拔医生。

在《汉尼拔医生》那本小说里,变态吃人心理医生汉尼拔在杀人之后,
在教堂里优雅地弹奏了一曲哥德堡变奏曲,并在专注之处,情不自禁的哼唱。
那种大师沉醉与演奏的画面感,使我迫不及待的找来听听看。

当时互联网还不是很发达,很辛苦才找到一个低音质的不完整版本。
而且演奏者也不知道是哪个路人。
所以并没有太多感觉。

多年之后,再次想起了巴赫,再次想起了哥德堡变奏曲。
相比于贝多芬,斯特劳斯,莫扎特和肖邦等,我更喜欢虔诚的巴赫。

可惜,出生的年代太晚,没有机会亲耳听大师们演奏自己的作品。
所以对于后世的我们,只能不断的挑剔着演奏者及乐队指挥。

年少时,曾疯狂的收集维也纳爱乐乐团演奏的贝多芬。
指挥也必须是卡拉扬。
我觉得,只有这个组合,才能真正的表达出贝多芬。
那个与命运抗争的贝多芬。

同样,每个演奏巴赫的钢琴家都有着自己对巴赫的理解,
每个钢琴家对巴赫的每一部作品都有自己的演绎。
在演奏技巧上无懈可击的,只能叫琴师,
真正的大师才能赋予灵魂。

历史上演奏过哥德堡变奏曲的钢琴家有很多,
我却唯独喜欢古德尔1981年录制版本。

古德尔是年少成名的天才演奏家。喜欢巴赫,不喜欢肖邦。
录制的第一张唱片是哥德堡变奏曲,录制的最后一张唱片也是哥德堡变奏曲。
在录制最后一次哥德堡变奏曲之后,第二年便与世长辞。

他在22岁时第一次录制哥德堡变奏曲,节奏欢快,清朗。
81年最后一次录制哥德堡变奏曲,更加沉稳,内省。
不变的,是古德尔在弹奏到忘情时一起被录进唱片的哼哼声和椅子的嘎吱声。
那就是他与巴赫进行交流的方式。

哥德堡变奏曲,巴赫疯狂的进行了30次精彩绝伦的变奏。
所以汉尼拔医生等一众变态都喜欢它。

古德尔和巴赫一样生性孤独,这两个相差两个多世纪的灵魂在哥德堡变奏曲中相遇。
最后也如同巴赫一样,刚步入中年就因病离世。
只留下了对巴赫伟大的诠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